北京“最牛违建”拆完 户主称一建一拆花600万

管理员

2014-08-06 09:07 来自 新京报

北京“最牛违建”拆完 户主称一建一拆花600万

  昨日,人济山庄4号楼楼顶“最牛违建”已被拆平。去年8月,这里曾是一座山水“别墅”。 新京报记者 何光 摄

 

  历时近一年的北京紫竹院路人济山庄“最牛违建”终于拆除。户主张必清称,一建一拆花600万,“一个别墅没了”。据悉,目前被拆除违建剩下清理垃圾和加固修复等工作。

 

  去年8月12日,新京报曾报道,人济山庄4号楼楼顶覆盖上千平方米违建。当日,城管部门限令房主15日内拆除。

 

  拆除假山用掉上百罐氧气罐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最牛违建”含多间餐厅、健身房、电视房甚至KTV、诊疗室和客房,“房间错落有致,山体和水池相衬,低调奢华。”

 

  昨日,张必清首次准许媒体记者到家中参观,“最牛违建”仅剩下破乱不堪的阳光房,昔日豪华已不再。

 

  被定性违建的房屋在27楼和28楼。被曝光时最为显眼的半圆形飘窗和葡萄架,均已被拆除,地上堆了10多个氧气罐。施工工人介绍,为了切割违建的各种钢结构,氧气都用掉了上百罐。

 

  27楼的假山也已被拆光,整层楼堆满了建筑材料。张必清介绍,该楼为此前的会客厅,约100平方米。

 

  “楼顶违建什么都不想留”

 

  截至昨日,北京最牛违建拆除已近一年。张必清解释是因拆违难度太大。

 

  此外,建筑垃圾的外运缓慢也导致施工进度慢,“整栋楼仅有一部电梯可供运送建筑垃圾”。

 

  “楼顶违建上的这些东西什么都不想留。”张必清透露,前后拆违已花掉300万元。

 

  张必清称,因拆违建假山时产生了楼顶上的屋顶断面,冬天的时候会漏风,屋顶有被掀翻的危险,同时还造成了邻居和自己家屋顶漏水,目前,他已将工程的重心转向加固修复阶段。

 

  对于最牛违建的拆除情况,张必清表示,将邀请城管部门对楼顶违建的拆除情况进行验收。

 

  ■ 对话

 

  张必清:为建“花果山”自学园林设计

 

  时隔一年,“最牛违建”终被拆平。拆除现场的“图文直播”中,多方质疑不断升级,昨日,新京报记者对话“最牛违建”主人张必清,看看他这一年在做什么,拆违给他的生活带来了哪些变化?

 

  模仿南方园林建“花果山”

 

  新京报:你的“最牛违建”叫什么名字?

 

  张必清:它最初是阳光房,经过7年不间断建设,已形成园林式景观。来访的朋友们看了都说好,说有花有草有水塘,像个花果山。

 

  新京报:为什么要建“花果山”,不知道是违建吗?

 

  张必清:起初我真不知道是违建,当时政府部门提倡楼顶绿化,我想种点花草搞绿化吧,后来做着做着就做大了。

 

  新京报:为何建这么大规模,有人说你把这里建成会所?

 

  张必清:因为根本停不下来。7年来一直在打造花果山。为此,我还参考了一些园林规划方面的书,自学园林设计,去南方园林景观考察,并请教园林绿化专家。我想打造一个绿化样板,只是偶尔邀请好友来聚聚,谈不上会所。

 

  看到拆违图片当场晕倒

 

  新京报:有消息说拆除过程中,你不在北京,在云南等地遥控指挥拆除?

 

  张必清:建了六七年,“花果山”就像我的孩子。今天被掰了一个胳膊,明天拧了条腿,我心里特别难受,家人让我去外面散散心。

 

  新京报:在云南做什么?

  张必清:我在云南泸沽湖等地休养。违建开拆时,我就因心脏不好病倒了。在云南,好几次看到拆迁工人给我发的微信图片,当场晕倒。

 

  新京报:违建开拆中,生活被打破了?

 

  张必清:是的,我的公司被关了。各种事情各种人都找上我,我活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我在云南多的时候一天要接200多个媒体来电。

 

  新京报:你成了名人?

 

  张必清:我哪是名人啊,我成了社会负面代表。

 

  “有人花20万找我上节目”

 

  新京报:你的住宅面积有多大?

 

  张必清:累计400平米左右。在设计花果山的时候,我的确“违建”了,将阳光房外面包裹了一层假山皮,以及设置了彩钢板。这些目前都被拆了。

 

  新京报:拆除前后花了多少钱?

 

  张必清:建违建花了300多万,拆除又花了300多万,一共600多万出去了。可以买一个别墅了(笑)。

 

  新京报:拆违过程中,工友向你反馈了什么信息?

 

  张必清:有工友说门口经常塞进一些小字条,有的字条写着,只要让进去看一看,给五万元钱好处费。这也让我很吃惊。

 

  新京报:有人给你钱吗?

 

  张必清:也有,某电视台,请我去做养生节目,承诺给我20万,我知道他们是想把我叫去炒作,被我拒绝了。

 

  希望转行做公益

 

  新京报:一年来你在忙什么?

 

  张必清:一直在忙着拆违。我期望早点拆完。

 

  新京报:拆完后准备干什么?

 

  张必清:我61岁了,一年来老了很多,头发也花白了。如果还有19年光景,我想做些公益慈善,我想为老人的健康做点事情。

(责任编辑:管理员)
相关新闻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三亚利太网络科技

利太网络科技
关于在天涯网 在在天涯网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在天涯网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