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岁娃被父亲虐待离家出走:身上被烟头烫伤26处

管理员

2014-07-25 15:45 来自 东南网

小杨勇洗脸擦身子都很娴熟

杨勇洗脸擦身子都很娴熟

屁股上满是被烟头烫伤的疤痕

屁股上满是被烟头烫伤的疤痕

一提到父亲,杨勇一言不发,静静地坐着

一提到父亲,杨勇一言不发,静静地坐着。

 

  6岁男孩杨勇自称常被爸爸打,离家出走后,被送到漳州市福利院。

 

  这两天,杨勇暂留福利院。不过,让工作人员吃惊和心疼的是,杨勇身上有二十六七处烟头烫伤的疤痕,左腿上还有一处被铁棍打出的淤青。

 

  到底为什么,让孩子如此受伤?

 

  就在前天下午,杨勇的父亲杨德华看到本报报道后,找到市福利院。原本说好,昨天上午去角美派出所开完身份证明后,就来福利院接儿子回家。

可在约定的时间里,杨爸爸并未出现。

 

  此后,市福利院多次沟通,杨德华终于答应今天接儿子回家。对于孩子身上的伤痕,他坦承,确实是自己打的。

 

  漳州:自称常被打男童离家出走 安置在漳州福利院

 

  孩子怕再挨打 不想回家

 

  昨天上午,漳州市福利院里,小杨勇正蹲在地上,拿着火车玩具在玩。小朋友们玩腻的玩具,他却玩得津津有味。

 

  在家里,并没有玩具可以让他玩,也没有电视可看。因为爸爸给他的任务是照顾两个年幼的妹妹。

 

  中午吃饭,阿姨打了冬瓜肉丸汤放到小桌子上,杨勇喝得香。这时,一名三四岁的小朋友走了过来,杨勇舀起一个肉丸子,喂他,动作娴熟。

 

  杨勇说,在家里,他都是喂完最小的妹妹吃饭,自己才吃的。喝完汤后,杨勇就自己拿着碗去打饭。

 

  “杨勇比福利院的小朋友都懂事能干。”福利院照顾孩子的简阿姨说,前天要帮他洗澡,他说在家都是自己洗。拿了毛巾,放到脸盆里沾湿,因为力气小,他只能把毛巾缠在手上拧水。对成两折,摊到脸上擦脸。毛巾过水又拧成一股,双手各拉一头,放到背后,来回搓洗。简阿姨说,福利院的小朋友,有些比他大,还不会自己洗澡。

 

  “以前妈妈在家的时候,会帮我洗澡。”提起妈妈,杨勇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不过很短暂。

 

  杨勇说,在家里,他还会洗碗、洗衣服。

 

  阿姨开玩笑问道,“你爸要来接你了,想不想回家?”

 

  杨勇大声说道,“不要回家。”

 

  为什么不要回家?“家里没得玩,还要被爸爸打”。沉默了一会儿,杨勇小声说。

 

  烫伤疤痕和淤青 清晰可见

 

  照看杨勇的这几天,福利院的阿姨发现,杨勇的身上有不少疤痕,特别是屁股上,问他是不是长什么东西留下的。杨勇却答,是爸爸拿烟头烫的。

 

  这个答案让大家吃了一惊。再问,怎么不知道躲呢?杨勇说,是爸爸绑住他双手双脚,吊起来烫的。

 

  脱下裤子,杨勇的屁股上布满了圆圆的疤痕,有深有浅,细数下,竟有二十六七个。杨勇说,这些都是爸爸拿烟头烫的。在他的腿上,也有零星的烟头烫伤的痕迹。左腿还有一处淤青未消,“这是爸爸拿铁棍打的”。

 

  “如果爸爸不打你,你愿不愿意回家?”

 

  “他说不打了不打了,最后还是打。”杨勇嚷说,住在机砖厂的时候,厂里的人劝他爸爸不要打小孩,他爸爸当面说不打了,回来还是照打。

 

  虽然才6岁多,但杨勇的心里仿佛啥都明白。

 

  承认打了儿子 今天接他回家

 

  前天上午,看到本报报道的杨德华,找到漳州市福利院。

 

  “来的时候,满身酒气,就像没睡醒。”漳州市福利院院长谢俊波说。

 

  原本约定,昨天上午9点去角美派出所开完证明后,杨德华就来福利院把儿子带回家。不过,等了一个上午,人却没出现。谢俊波和角美派出所的张警官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无人接听。直到上午11点多,电话那头,才有人接。

 

  在电话中,杨德华一直向谢俊波诉苦,说自己养不起儿子,还有两个小的,老婆又跑了,不大愿意来接。

 

  一番沟通后,昨天下午,杨德华终于答应,今天要来接儿子。

 

  昨天下午,在电话中,35岁的杨德华向海都记者坦承,自己确实打了孩子。当记者问及,怎么可以用烟头烫孩子时,他说,“小孩子太皮,不听话,不骂不打不行”,而杨勇今年6岁半,一家人现在暂住在角美一机砖厂。家中共有5个小孩,大女儿14岁,在同安一雨伞厂打工,二女儿在马巷打工,现在联系不上了。还有两个小女儿,一个2岁多,一个1岁多,老婆一年前跑了。

 

  电话中,杨德华似乎喝醉了,不太清醒,一直重复向记者表示,自己无法养儿子,甚至提出,如果可以,他愿意每个月给几百块钱,让记者帮他养儿子。

 

  快刀短评

  “不听话不打不行”这理由,揪心!

 

  棍棒之下就能出孝子吗?我看未必。因为,6岁的小杨勇被父亲烟头烫、铁棍“伺候”后,离家出走了。小杨勇直言,不想回到那个有父亲的家。

 

  这一反应,着实令人唏嘘和心疼。

 

  时至今日,反观奉行棍棒教育的家长,习惯地认为“打是亲、骂是爱”。杨勇的父亲坦承,有打小孩,理由是“太皮,不听话,不骂不打不行。”

 

  棍棒体罚教育,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种无能无力教育。若孩子有错,为人父母批评、教育是应该的,正所谓,“子不教父之过”。

 

  每个孩子都有自尊,同样需要信任。如若信任被摧毁,要重构,是很难的事。就像杨勇说的,爸爸在外人面前承诺不打他,可回到家还是照打。所以,这一次,他不想从福利院回家了。

 

  人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纵使“熊孩子”再淘气,慈父慈母若愿意投放多一秒的耐心,就有感动孩子的一天。

(责任编辑:管理员)
相关新闻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三亚利太网络科技

利太网络科技
关于在天涯网 在在天涯网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在天涯网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