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跑跑们4条洗钱密道:坐汽艇偷渡澳门带走现金

管理员

2014-07-10 09:39 来自 第一财经日报

 夏心愉

  “我想把这1000万元人民币弄去境外,怎么办?”“富跑跑”一族G先生找了一大圈朋友秘密打探,最后得出了四条“路子”,可是他显然疑虑深重,对这四种办法都不满意。

  笔者在想G先生看了昨天央视所谓中行“洗钱”的报道,会不会茅塞顿开,当即订一张南下的机票。怕只怕G先生真的坐进中行业务洽谈室,才发现中行能办的也只是不超过30万元人民币的当地试点政策“业务创新”,余下的都是黄牛和客户经理的自吹自擂。

  说回G先生的四个选项。G先生不是个案,洗钱出境,这一桩非法的事情,却是很多“富跑跑”的当务之需。也正因为非法性质,G先生面临的选项,要么高成本,要么高风险,要么极其麻烦。否则,在缺乏合规的资金用途前提下,外管局规定,个人年度购汇额度只有5万美元。

  在开始说四个选项之前,笔者必须提醒,“野路子”必然通往巨大的操作风险和道德风险。

  “地下钱庄”的“搬钱法”

  G先生听到的最惯常的办法是找“地下钱庄”。当然“地下钱庄”自己并不会这么称呼自己,它们通常躲在诸如“XX商行”、“投资公司”甚至“移民服务机构”这样的名头之下。笔者认得一家浙江的类似机构,竟然在名片上自称“民间私人银行”。这些公司往往没有对外广告,都靠人际口口相传和介绍,或是私下找些规模小、管理不严的移民中介人士来搭上路子。只是,这背后的风险和“换汇费用”,还要金主自行承担。

  G先生找到的“地下钱庄”要收他0.6%的手续费用。这个费用是高了还是低了?笔者问了一圈,发现很难估算。由于“地下钱庄”本身是非法行业,各自操作方式也不同,谁也不会把资金运作通道和盈利模式向外人透露,这就很难测算出行业均价。经过一番询问后发现,“地下钱庄”从免手续费(猜测可能是循环占用资金去放高利贷)到收取1~2个点的都有人在。所不同的是背后的利润模式、资金到账时间、兑换货币和境外去处。

  那么地下的业务怎么做呢?笔者问了几个自称“懂行的”人士发现,至少有三种玩法。

  第一种是“两头资金池”,“懂行的”管这个叫“哈瓦那”。说白了,这种模式下,钱并没有真的在跨境流动,“富跑跑”只是把钱交给地下钱庄境内资金池,并在“钱庄”本来就有的境外资金池里得到相应外汇。

  一名“懂行的”告诉笔者,操作办法是,“钱庄”会首先把资金(或一部分资金)打到海外的指定账户上,秀一下“钱庄”确有兑换资金,但是账户和密码都不在“富跑跑”手上;接下去,“富跑跑”需要把本金和手续费打给“钱庄”,“钱庄”收款后告知账户密码。

  接下去的问题是,“地下钱庄”的“两头资金池”怎么平衡?“懂行的”跟笔者说,相对的,境外也有钱想进境内:一来,有些外贸公司为了避税,在海外成立离岸的贸易平台,可这些离岸公司赚了钱要弄回来呀,有的就找“地下钱庄”的当地“分支”;二来,境外也有想来套取人民币资产升值好处的“热钱”,也可以通过“哈瓦那”到国内账上取现。

  像上述这样有出有进,两头“资金池”就完成了轧差。“地下钱庄”主要赚取的就是“提点”(手续费用)。不过,听起来容易的模式,最大的风险来自境内外对大额进出账户的监控。“懂行的”告诉笔者,为了逃避资金监控,“地下钱庄”的技术活就是控制许多个账户,倒进倒出。

  除了“哈瓦那”,也有一些南方口岸地区的“地下钱庄”是真的有活生生的钱进出境的——听说比较原始的办法就是通过“水客”将钱分批带过境,“先进”一些的办法是靠假的单证和贸易合同来汇钱,“最先进”的办法则是做真实信用证下的虚假贸易。

  面对这一选项,G先生考虑再三还是不敢操作。他说并非因为心疼几万块钱的手续费用,而是犹如把钱扔进了一个“黑洞”。他一是怕钱被“黑”掉,自己的资金一旦被骗到对方账上以后,对方违约不在境外付现了,而这种非法交易致使G先生毫无法律保障,诉诸法律无门。其次,G先生还担心在交易的过程中,“地下钱庄”本身因洗钱被查处。各位看官千万别以为这种概率微乎其微,在一些法律求助类网站,就有类似的求助案例。

  “换汇中介”的“搬钱法”

  除了“地下钱庄”,也有一些移民公司为G先生介绍另外一种“换汇中介”,这种机构一般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才能完成换汇,且收取费用比“地下钱庄”低廉。

  这又是怎么回事?“懂行的”告诉笔者,有一种换汇中介采用的是“笨”办法,即化整为零:中介机构会依据金额大小找几十甚至上百个个人账户进行划转,利用掉每张身份证的5万美元换汇额度。这种办法,很可能耽搁上好几天甚至几周。

  虽然不能肯定对方的模式,但G先生说:“好几家注册在澳大利亚的换汇公司就可以把国内的钱换到澳洲账上‘趴’着,不过转个几百万都需要一两周时间。”G先生告诉笔者,据他“调研”,在澳大利亚注册一家换汇公司本身在当地是合法的,但业务实质违反了中国的资本管制。但在中国,这样的机构业务是要通过央行[微博]等监管机构准许的,所以根本不存在合法的民营换汇机构。所有私人机构对类似业务的经营,都是“地下”的。

  对G先生来说,这种办法由于拉长了资金到账的时间,在他看来更加不安全。“我宁愿自己去求几十个亲戚朋友帮我把钱带出去。”G先生半开玩笑地说。

  去趟澳门都搞定?

  G先生的第三个办法是去朋友介绍的贸易公司,而这也是让他最心动的一个选项。据G先生的朋友介绍,这家贸易公司“是真的在做进出口贸易的,同时也做点倒钱业务”,相当于“帮忙在贸易里带了一笔资金”。但是有两个缺点,第一,资金不是一步到位,只能帮忙转到香港,反正境外没有资本管制,G先生自己再处理后续汇款便是;第二,也是G先生的焦虑所在,资金要先打给贸易公司。

  G先生猜测,贸易公司在境外购置商品,本有资金申请,也许是对某单贸易进行的价格变造,也许是为他的1000万进行一笔“虚假贸易”,也许是通过贸易公司自己境内外主体腾挪。只是这些再详细的问题,G先生得不到解答。

  由于资金不肯脱手,G先生的朋友给了他一个“偏方”:去趟澳门都搞定。


当然,以上三种方法,鉴于G先生和笔者都未亲身去澳门摸底,都无法证实或证伪。只是近期澳门金管局出了一系列截杀赌场洗钱的监管措施,似乎隐约透露了G先生所述的前两条在监管趋严前行得通。  据G先生自己口述,办法一是把钱打到银行卡(借记卡)里参加赌场VIP客户的换筹,然后再通过掮客帮助安排筹码从“死筹”变成“活筹”换回资金,但不原路返回银行卡中;办法二是在赌场配套的店铺和当铺刷卡购买名牌手表或首饰后当场典当套现;办法三是找找看是否还有过去那种去澳门的汽艇偷渡(据说一次8000元人民币,但被抓到会很惨),自己把现金带到境外。

  除了上述相对常用的四条“路子”,G先生告诉笔者,他在广求门路的过程中还听说了一些操作性弱但颇为另类“有趣”的办法。第一,是在巴拿马等地注册一家BVI结构的离岸公司,通过第三方把账面资金以蚂蚁搬家的方式一点点搬出去;第二,是购买在本地募集的美国房地产基金,可要求投资期满后以美元形式留在国外。

  更有“意思”的一个办法是,据一名在内地的外资银行工作的香港员工说,早年曾有朋友来内地推销过一种在港发售的保险产品,价格很高,且一可退保、二可更换受益人。换句话说,当投保人或更换后的受益人到了香港并按合约退保,就可以在境外把保费“洗出”。

(责任编辑:管理员)
相关新闻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三亚利太网络科技

利太网络科技
关于在天涯网 在在天涯网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在天涯网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