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原卫生局长权色交易:护士约其“汇报思想”

管理员

2014-05-09 10:31 来自 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在锦江监狱服刑的成都原卫生局长周光荣。(成都市检察院供图)

 

 

  在锦江监狱服刑的成都原卫生局长周光荣。(成都市检察院供图)

  狱中局长的双面人生: 不帮儿子找工作退休前却“捞一把”

  成都市卫生局原局长周光荣因受贿罪被判14年6个月

  今年1月28日,63岁的周光荣因受贿罪,一审被成都市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4年6个月。在被查之前,他先后曾任成都市教育局局长、成都市卫生局局长。

  事实上,周光荣在55岁以前,为人正派、为官清廉,甚至在他儿子待业三年期间,为了避嫌,从未帮儿子联系工作。然而在临退休前,“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心态,加上“心腹”从中撺掇,他最终因为想“赚一笔养老费”,栽在了一个工程上。

  倾心栽培博士下属大肆受贿

  “现在很后悔,每天都想哭,通宵睡不着觉。”近日,在锦江监狱内,面对前来采访的记者,周光荣反复说道。

  在周光荣的人生轨迹中,他从一个农村娃,凭着踏实努力,一路官运亨通,先后任职成都市教育局局长、成都市卫生局局长等重要职位。这位曾经在同事眼中清正廉洁的好干部,为什么会在即将退休颐养天年之际沦为阶下囚呢?一切,都得从他的老下属何杰出事说起。

  在成都市卫生系统,何杰曾经是个风云人物。博士研究生、成都十大杰出青年,何杰最风光的时候曾同时兼任 4 家医院的院长。2009年,他再获升迁,出任成都市医院管理局副局长。而他一路升迁的背后,都离不开周光荣的赏识和提携。

  “从九几年开始,就培养他。从他读研究生读博士,都是我送他去的。他当时读博士的时候,不想去,是我逼着他去的。”周光荣回忆着。

  何杰在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后,却开始利用手里的权力大肆索贿受贿。2012年7月,何杰因为经济犯罪,被成都市检察院立案侦查。

  培养心腹部下成“生死之交”

  何杰被调查时,周光荣一度担心被牵扯出来,但是他深信,这个曾经栽培和提拔的老部下,是不会供出自己的。可周光荣万万没有想到,何杰在交代2007年利用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基建工程发包而受贿一案时,供出的一个中间人许左,却把周光荣带进了检察机关的视线。

  用一句话概括周光荣与许左的关系,周光荣说:“我们的关系,亲如兄弟如同父子”。许左比周光荣小17岁,结识周光荣之前,只是卫生系统一名普通职工。他一名无名小卒,又是怎样成为了周光荣的心腹呢?

  周光荣回忆:“我有个习惯,晚上六点钟下班了,喜欢走路回去。原来住在市里面,就想走回家,便让司机先回去。后来许左来了过后,他就来接我,在门口等我,送我回家,有时候我们也一起走一走,这种关系就慢慢好了起来。”在周光荣心中,许左是个讲义气的年轻人,“心理上接近了,也很信任他。”

  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周光荣彻底地信任了许左。“(汶川)地震的时候,我的司机不敢到龙池,不敢到虹口去,于是请病假,都是许左开车送我去的。途中,我们差点被石头埋了。”周光荣说。由于两人之间这种特殊的关系,许左被检察机关控制后,最初坚决否认跟周光荣之间有任何不正当的经济往来。

  牵线搭桥心腹业绩大大提升

  最终,心理防线崩溃的许左还是将周光荣给“吐”了出来。

  2013年1月4日,因涉嫌受贿犯罪,周光荣被成都市检察院正式立案侦查。经查明,周光荣于2005年底至2008年1月担任成都市卫生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多次接受他人贿赂。其中在2007年,周光荣利用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基建工程发包之机,受贿300余万元。2013年1月30日,经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批准,周光荣被依法逮捕。

  周光荣最终犯罪落入法网,难道真是被许左给祸害牵连的吗?许左暗地里利用周光荣的影响力,通过做药品生意,轻轻松松地赚了大钱。许左供述,他在认识周光荣之前,每年的药品销售业绩约两三百万,但是认识周光荣后,他和很多医院都搭上了关系,每年的销售业绩一下子就达到四五千万元。

  许左回报给周光荣的,则从最初的关心体贴,慢慢变成了物质回报。据成都市检察院反贪局查明,2005年,周光荣就心安理得地接受了许左送上的车子和房子。

  干预工程开会将对手排除出局

  2007年,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的一期工程即将上马时,许左对周光荣说:如果这个预算近两个亿的大工程能交给他的朋友朱某某做,那么他可以给周光荣挣一笔退休后的养老钱。

  “没有想着一定就要一笔钱。但最起码觉得这个话,对我来说还是很爱听,觉得他(许左)还是很关心我。”周光荣说,他同时也放松了警惕。

  面对许左的“甜言蜜语”以及现实的诱惑,周光荣不仅多次亲自给时任该项目建设负责人的何杰打招呼,希望能在工程招标时关照许左。而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何杰甚至煞有其事地召开医院党组会议,并以惠民工程的名义,将竞标企业的资质,名正言顺地由“一级”提高到“特级”。就这样,工程招标还没开始,周光荣就用权力,隐蔽地替朱某某将竞争对手排除出局。

  在朱某某中标后,许左找到朱某某,要对方多给些“点子费”。经过多次谈判,“点子费”最终定为1000万元。而对于这即将到手的1000万元巨款,周光荣、何杰跟许左三人之间,也达成了分配方案。

  在2009年1月至12月期间,朱某某按协议,先后四次送给许左共计400万元现金。其中,何杰分得丰田普拉多 越野车一辆,折合人民币75万余元,而许左则在新界、神仙树大院、锦都等楼盘为周光荣买了3套房屋,共计300余万元。剩余的600万元,后因案发未果。

  权色交易三套房产全给情妇

  周光荣收受的这三套房产全部给了情妇曹某。

  成都市人民检察院公诉二处副处长秦永春介绍,曹某最初只是某个医院的普通护士,而当时周光荣已经是成都市卫生局局长,曹某为了能攀上周光荣这棵大树,就获取了他的手机号,给他发短信,主动表示要私下里汇报思想。一个护士跟一个卫生局长有什么思想可以汇报呢?周光荣心知肚明,但他欣然赴约。

  周光荣跟曹某之间,是典型的权色交易。而许左跟周光荣的关系,也是钱权交易,并非“情同父子”般的单纯和牢不可破。所以,当许左面临抉择的时候,还是无情地将周光荣送进了监狱。

  2014年1月28日,63岁的周光荣因受贿罪,一审被成都市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4年6个月。

(责任编辑:管理员)
相关新闻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三亚利太网络科技

利太网络科技
关于在天涯网 在在天涯网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在天涯网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