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摔婴女童亲人全部消失 父亲单位禁谈此事

管理员

2013-12-24 08:56 来自 金羊网

 重庆摔婴女童父亲所在单位接通知禁私下谈论此事

 

 

受害人原原的照片。CFP供图

重庆女童摔婴调查

新快报特派重庆记者 杨林 实习生 甘韵仪

“在这个赔偿事情完了之后,我就会跟我妻子全身心投入到小孩教育上面,不说每时每刻,每天都会抽出大量时间来陪陪她,疏导她,让她高兴,让她快乐,让她在方方面面尽量做成一个好学生。”“重庆摔婴女童”的父亲李江这样对北京的一家媒体展示自己的计划。

他的女儿李某某虽然当时只有10岁,但只用了不到1分钟的时间就震惊了全国。根据公开的监控录像,2013年11月25日下午,李某某将自己的邻居——一岁半男童原原在小区的电梯里抱起摔下,拳打脚踢。电梯到达25楼后,她像扔沙袋一样将原原扔到走廊。

警方调查表明,李某某将原原带回自己位于小区25楼的家里后,继续对其实施殴打,并放置于阳台栏杆。最后原原坠楼,造成硬脑膜破裂和右脑花散列,一度病危。

距离事发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但这件事仍在继续发酵,女童李某某原来的邻居、同学和老师,都在努力地试图抹掉自己和李家有过接触的事实。女童的成长轨迹,在各方的逃避和不配合下,依旧模糊。

除了父亲之外,“重庆摔婴女童”李某某和她的亲人几乎全部消失了。她换了之前待过5年的学校,搬离了一直居住的小区,甚至一度离开重庆这个城市。和她一起消失的还有她的母亲,还有她的外公外婆——11月事发之后就搬离了生活30多年的家,另外,她的爷爷奶奶也为了逃避大批的媒体和随之而来的舆论,躲到了广东。

消失的女童

至今为止,女童李某某留给公众视线最后一个画面是,扎着马尾,穿着粉红色上衣和马甲,身材比同龄的孩子略高一点。没有一个画面清晰地映出她的面孔。摔童事件发生后,这个五年级的小学女生被贴满了“魔女”和“熊孩子”的标签——虽然她背着可爱的卡通书包,用着贴满小女生钟爱的贴纸的文具盒和笔记本,即使她的父亲在有限的一次出镜中明确表示,自己的女儿“很乖巧善良,喜欢给小动物喂食和洗澡”。

但没人想知道她之前饲养的宠物狗和乌龟现在哪里,更多的人在关注女童本人和她的家庭躲到何处。事发后,母亲李佳玲将她带去了遥远的新疆,但所处地址很快被网友搜索出来并发到网上。几天后,最新的“人肉搜索”信息显示,这对母女返回重庆后,转而前往了甘肃。但随后,疑似其甘肃住所的门牌号码和电话都被发布到了网上。

女童李某某的父亲李江依然每天还去四川维尼纶厂(以下简称川维厂)上班,但是要见到他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位川维厂的工友说,事发后李江在厂区住了一段时间,“那时候是媒体采访最疯狂的时期。”最近李江给同事的印象是,虽然工作的时候还算正常,但经常愁眉不展。据工友说,李江在川维厂身居班长职务,“在车间有点小权,但是绝对没有外界传说的那么有背景和条件优越。”

李江暂时没有换掉原来的手机号码,但是现在想通过电话联系到他也几乎不可能,一位来自北京的记者说,曾给李江发了多达几十条请求采访的短信,但始终没有得到回复。更多的记者继续日夜轮替,守在李江的厂区外面或者原来居住的小区楼下,希望有运气能够见上他一面。

李某某的外公外婆也同样因此改变了生活习惯。有邻居表示,已经至少半个多月没有见到老人了,“原来几乎每天都看到他们出来散步。”

“上面的人不让谈论这件事”

但这场两个家庭的悲剧在公众情绪的发酵下已经逐渐演变成网民的搜索狂欢,即使事发近一个月后,一个网络微博上的“大V”随意的一条类似信息的转发,依然在几分钟之内能够被转发评论上万次。

与网民宣泄情绪不同的是,事发当事人以及其周边的人,却在不断祈祷事件尽快平息。女童李某某的班主任阳娟曾在摔婴事件之后不久,对前来采访的媒体说,李某某平时在学校成绩不是很好,但是为人乖巧,和同学之间没有太大的矛盾,“就算有些打打闹闹,但是孩子们之间这种行为还是正常的。”事发后第二天,李某某的母亲来到学校,称女儿因病休学一个月,几天后又正式为女儿办理了转学手续。

不过连续接受了几批媒体的采访后,班主任阳娟终于疲惫不堪地拒绝所有前赴后继从北京、广州和山东等地赶来的媒体,而学校的态度则更直白:“不要再来采访了,我们只希望这件事尽快从公众的视线下淡出,一切都恢复平静。”

而原来还津津乐道对大批赶来的记者讲述李家故事的街坊邻居们,如今也开始变得不耐烦,甚至会对这些讲普通话的外来者进行身份甄别:“你又是从哪里来的记者?你们报纸属于哪个单位管辖?有记者证件么?”

事发后,他们一度关心这件事的进展,并将其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一位住在川维老厂区的婆婆甚至专门订阅了一份当地的都市报纸,只因为希望能够从上面了解被摔男童原原何时做手术。不过聊得多了,他们开始觉得烦透了,每一个来的记者都问同样的问题,回答无数遍了却还得重复说,“电视台来一个记者给我特写,我的脸在镜头里显得那么大。”

在重庆市长寿区川维厂家属院,女童李某某爷爷居住的地方,这里的主人在12月初就前往广州另一个儿子家,只是为了躲避记者的采访和舆论的压力。而住在旁边的邻居只要一听到讲普通话的记者,就会迅速关上房门,“我们什么都不了解,不要再问我任何问题”。

一位居住在附近的老人则悄悄告诉记者,摔婴事件发生后,“单位(川维厂)接到了上面的通知,一切以官方宣传为准,不许私下谈论这件事。”

迟来的道歉信

2013年12月20日,重庆摔童女孩的父亲李江通过央视新闻公开了女儿的道歉信,信的大致内容是:“我是李某某。那天我不该打小弟弟。在家里(我)和小弟弟玩耍时狗狗叫了,小弟弟掉下去了。让叔叔阿姨伤心了,请叔叔阿姨原谅。”

另外,作为监护人,李江在信上还加了几句话,“作为父亲,我们全家人都感觉很内疚,请对方谅解。”李江透露,他已经将女儿的道歉信交到重庆市长寿区法院。这是李某某一家第一次公开直面媒体,向受伤的男婴原原一家道歉。原原爸爸李忠生表示他还没看到这封道歉信,在听完记者复述的道歉信内容后,李忠生沉默几秒后反问:“他们为什么不第一时间站出来道歉呢?”

12月16日,原原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做了开颅手术,至今为止手术费用已经花费十几万元,但是原原的母亲曾燕说,孩子目前依然没有脱离危险期,下一步的治疗还有待观察。原原的父亲李忠生则坚持说自己没有李某某一家的联系方式,“就算有也不想联系,他们连最起码的诚意和道歉都没有,所以现在再出道歉信我也肯定不会接受了。”

另一个让李忠生愤怒的原因是,事发几天后,女童李某某的父亲李江曾和央视透露,自己就算是砸锅卖铁也会尽力让原原接受治疗,并表示自己正在卖房和车。但是事实上,除了事发最初几天的七万多元捐款之后,李江再也没有出过一分钱。

之前,李江曾告诉央视记者,自己对女儿摔婴一事也非常震惊,“直到事发后,女儿依然在家安安静静地写作业,没有表现出惊慌或者害怕的情绪。”他依然坚持李某某是个正常的女孩,平时在家从没有表现出异样。

(责任编辑:管理员)
相关新闻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三亚利太网络科技

利太网络科技
关于在天涯网 在在天涯网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在天涯网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