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动农民同致富 鹦哥岭青年团队不止改变了大山

管理员

2013-06-19 10:01 来自 海南日报

 

 

  王云鹏正在给村民讲解新式组合蜂箱的好处与注意事项。本报记者武威摄

  为了给村民送蜜蜂,刘礼军的右手被蜜蜂蜇得肿了一圈。本报记者武威摄

为带动大山农民致富,鹦哥岭青年团队成员不断尝试和探索———他们不止改变了大山

  -本报记者杜颖 单憬岗

 

6月8日凌晨3点半,白沙黎族自治县元门乡红新村村口的水泥路上,六七个村民分组抬着箱子小心翼翼地往前走,抬箱子的人中有两个外村人——浑身已被汗水打透了的王云鹏和刘礼军。什么工作要三更半夜才能做?第二天清晨,见到王云鹏和队友刘礼军肿得跟馒头似的手时,记者才知道原来他们是在趁夜搬蜂箱。

 

白天的酷热、夜晚的湿热、夏日的大雨、冬天的潮气,6年来,鹦哥岭团队中有一群年轻的队员,他们克服着各种各样的困难,为带动农民致富,让农民鼓起“钱袋子”进行着不断的努力、尝试,他们把农民的事当成了心头事、分内事。

 

他们改变了农民的观念

 

6月1日晚,红新村广播电视室瓦房前吸引了全村20多个男女老少,村里人乐呵呵地坐在小塑料凳上,看起了《钢铁侠3》,虽然是白棉布做幕布,环境简陋,中间还偶遇了几分钟的停电,但村里大人孩子享受文化生活的场景,溢满了浓浓的温馨。

 

如果不是身处在一个三面环山、溪水萦绕、道路艰难、民房陈旧的小山村,这种“老村“、“大片”的对比或许给我们这些外来者带来的震撼没有如此强烈。

 

鹦哥岭周边社区的农民,几年来享受着的一个文化娱乐“特权”,就是每个季度,都会有鹦哥岭保护区管理站的人来村里播放电影。播放员就是鹦哥岭团队成员。这天晚上,李之龙、刘磊、王云鹏、麦严都在。晚上8点多钟了,刘磊才朝队员们喊,“让乡亲们先看着,咱们队里的吃口饭。”

 

电影播放的中间,王云鹏会做个“暂停”,穿插讲一个森林防火、山林如何防盗伐的故事,然后再接播电影。防火和防盗知识就这样跟着电影情节一起“入脑入心”了。

 

他们以这样年轻的方式、多样的形式,几年来潜移默化地改变着农民的观念。山民紧握砍刀和猎枪,过去多少年在鹦哥岭没有变化,似乎已渗透到了血脉,直到这群青年的到来。

 

村民覃汉茂记得,“6年前鹦哥岭的年轻人初次来访时,村里人都很警惕,怀疑他们无缘无故从县城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可后来发现,他们很是真诚实在,尊重我们这里的风俗习惯,甚至愿意跟我们一起痛饮共醉。”

 

老村民王庆说,“边喝米酒边听他们讲,慢慢觉得,这些孩子说得对呀!为什么我们背靠这么好的资源,却守着贫穷呢,珍贵资源越砍越少,我们的子孙都没有出路。”

 

米酒成了鹦哥岭团队年轻人打开乡亲心门的一把钥匙,刘磊说,“后来乡亲慢慢接受了我们的观点,感受到发展的迫切,我们也适应了山居生活,成了‘山民’。”

 

乡亲的观念变了,陈旧的“村气”渐渐散去,山野间弥漫着清香。

 

他们思索山区环境的改善

 

保护山林生态,贫困是绕不过去的坎,社区工作是保护生态的根本。

 

2007年管理站成立不久,王云鹏提出的想法便得到了多数队员的认可,那就是:去跟最贫困的山村农民打交道,帮助他们改变落后的面貌,帮助他们先富裕起来。

 

白沙黎族自治县南开乡道银村是王云鹏他们开展社区工作的第一个站点,也是开展社区农业项目的示范村。道银人口稀少,6年前还不通电,不通路,手机没有信号。村民外出都要沿着河沟步行,走几个小时才能到达山外最近的村庄。

 

村里环境极差,全村没有一个真正的厕所,“那时我们想最先改变的必须是道银村人的生活环境。”王云鹏说。

 

王云鹏与香港嘉道理农场合作,一起在道银村修建了环保旱厕和软床猪圈。环保旱厕粪尿分开收集,简单又环保。软床猪圈可吸收猪的粪尿,再经微生物分解,成为很好的农家肥,一举解决了环境和肥料的两大问题。

 

许碧果当初帮道银村做环保旱厕和软床猪圈时,不仅亲自动手,还日复一日到处宣传讲解,当免费的宣传员。村民对这个勤恳的小姑娘渐渐有了好感,请她去家里吃饭。许碧果说,“那时,我开始感受到了,我们和村民之间有了真情实意。”

 

他们探寻致富路上的妙招

 

改变环境只是一个起步,鹦哥岭团队的青年们随后开始了新的探索步履。如何将外部输血改变为内部造血?怎样通过扶持,逐步形成社区自我发展的动力机制?队员们陷入了思考。

 

“分析得到的结论是,必须要帮助农民推广可持续的农业技术,并让更多人来参与示范。”王云鹏说。2008年,保护区购买了树苗、胡椒苗、益智苗和柱花草种子,分发给了南开乡高峰村的村民,并且由王云鹏牵头指导农民们进行林下套种,不仅充分利用了土地资源,而且提高了经济效益;2009年,为解决水稻产量低的难题,保护区开始向农民推广“稻鸭共育”;同时在便文村等一些示范村建立禁渔区,使保护区内的鱼类资源得到较好的保护;2010年保护区在道银、红茂等村试点蜂箱养蜂技术,尝试为农民增加收入渠道。

 

60岁的红茂村村民符玉英说,“这几年这些孩子们没少为我们村里出力。有他们在,我们不愁将来的日子。”

 

现在红新村、方什村已有10个示范户在发展养蜂,而红茂村村支书王宏高的养蜂成果收效最快,20窝蜂每箱都有10斤左右的百花蜜了。

 

王云鹏说他最近也在琢磨,在养蜂推广的过程中,自己要搞一批蜂箱,跟几个村的示范带头人一起养蜂,这样,推广中会遇到什么问题提前了解透彻,解决在先,把农民养殖风险降到最低。

 

人们期待着,蜂蜜,酿出鹦哥岭山区农民又一条致富新路。(本报鹦哥岭6月18日电)

 

坦诚相对换真心

 

-本报记者杜颖 单憬岗

 

在采访中,王云鹏回忆讲述了他最初开展社区工作时的难忘故事。

 

白沙黎族自治县元门乡红星村王永研、王永迟、王永另三兄弟,是王云鹏开展社区工作时印象最深刻的3个人。王云鹏和刘磊等几个同事到过三兄弟的家,四壁空空,床上铺着张破席子,孩子穿着旧旧的衣裳,家里除了点农具和做饭的家什外,什么都没有。往后的调查工作中,家家户户多是如此。贫穷的画面,令他震惊。

 

“我自己也是黎族人,出现山林盗伐,以身试法,有时很可能是村民为生活迫不得已的手段,事实上,村民们比谁都更爱护自己的山林。”王云鹏感慨地说。

 

刚开展社区工作时,村民基本上对王云鹏他们采取不搭理的态度,一天天下来,王云鹏什么收获都没有。管理站的老站长周亚东了解情况后,安慰他说:“不要灰心,黎苗同胞是淳朴的,不过突然间看到一群不明来历的人问这问那的,他们怎能不躲呢?你们应该先和村委会干部联系,由他们带着你们一起去和群众说明来意,群众就不会再躲着你们了。”最后,周亚东给了一个建议,“带点菜过去和他们喝酒才能打开他们的话匣。”

 

王云鹏和同事一起凑了些钱,买了些酒菜来到村支书家,把来意说明后,向他咨询一些村里的情况,并在他家里一起做菜、吃饭、喝酒。村支书很热情,拿出家里的山兰糯米酒招待。虽然这几个初出茅庐的小子被甜甜的糯米酒给弄晕了,但在酒桌上大家聊了很多,收获真不少。王云鹏说,喝的是酒,喝的也不是酒,应该说是真诚相对,是坦白和交心。从此,王云鹏的工作局面一点点打开了。(本报鹦哥岭6月18日电)

 

记者手记

 

感动于他们与农民的深情厚意

 

-本报记者杜颖 单憬岗

 

端午节前夕进村采访,发现鹦哥岭的队员被野蜂蜇肿得如此厉害,可如果不是乡亲提起,王云鹏和刘礼军似乎都忘了这事。被野蜂蜇了手怎么可能不疼?可被问到这问题时,王云鹏立即转移话题说,“你看村里的覃汉茂大哥半边脸不也被蜇肿了吗!干活一点不受伤,那活会干得好?养蜂要是不被蜇几次,那就更干不好。”

 

开展基层工作是艰苦的,但年轻的鹦哥岭团队队员却做得如此出色,赢得了众乡亲的交口称赞。

 

他们很早就懂得了村民内心深处对保护山林的渴望,他们很早就了解了只有靠帮助农民致富,才能实现真正的生态保护。而这些经验从何得来?没有书本介绍过,也没有人教授过,靠的是日复一日走基层下乡村,靠的是与农民真心实意的交流得来,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收获了宝贵的人生履历和工作经验,也累积起了与山区群众的厚意深情。(本报鹦哥岭6月18日电)

(责任编辑:管理员)
相关新闻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三亚利太网络科技

利太网络科技
关于在天涯网 在在天涯网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在天涯网广告 友情链接